..
史玉柱忙活三年一场空:终止百亿
  史玉柱忙活3年的重大资产重组,最终还是主动终止了。
  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上市后不久,巨人网络就谋划收购海外棋牌游戏巨头Playtika,从披露草案到交易所问询、补充材料、反馈、二次反馈、调整方案,临“上会”前被终止审查。
  2019年7月,巨人网络卷土重来,拟出资百亿以上现金收购Playtika42.30%的股权,交易后由史玉柱旗下公司和上市公司共同控制。不过,这一方案因关联交易、同业竞争等问题再度被交易所问询。
  最终,公司于11月4日发布公告,主动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筹划。
  在游戏业务陷入增长瓶颈,互联网投资陷入僵局,公司被互金业务拖累不得不突击亏本转让的背景下,什么都没有上市公司的安全重要。实际上,终止重组的同时,公司也祭出了重振业务的组合拳。
  上市公司可能相对安全了,但是,斥资百亿参与买方团的史玉柱,能扛住资金压力吗?如不能注入上市公司,买方团拥有的Playtika资产,又该何去何从?
  收购Playtika再起波澜
  11月4日早间,巨人网络(002558.SZ)发布公告,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对Playtika的3年拉锯收购,再度折戟。
  游戏公司Playtika总部位于以色列,擅长将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技术运用于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目前主要业务分布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
  该公司专注于棋牌类游戏,拳头产品《Slotomania》2010年上线,主要在北美和欧洲运营,长期稳居美国App Store棋牌类游戏畅销排行榜前五位。
  Alpha是为收购Playtika而成立的持股平台。2017年和2018年,Alpha营业收入分别为77.80亿元、99.72亿元,归属净利润18.90亿元、24.15亿元;2019年一季度,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0.23亿元、7.50亿元。
  此前披露的交易预案显示,若交易在2018年之后完成,标的资产的业绩承诺为:2018年-2021年净利润23.70亿元、25.11亿元、26.58亿元、27.66亿元。
  2016年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上市后,立马就开始着手对Playtika的收购。当年7月13日,公司披露《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拟参与一项国外游戏公司股权出售的竞标。
  按照史玉柱的计划,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分两步:第一步,史玉柱联合泛海投资、弘毅投资等机构组成买方团,拿下Playtika;第二步,将Playtika注入上市公司,以股票和现金的形式来支付。
  如果顺利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巨人网络将跻身A股游戏板块第一梯队。
  以史玉柱的影响力,以及游戏资产彼时的火爆,第一步很容易就实现了,买方团收购价格305亿元;但是,第二步,历时3年,几经转折,最终还是失败。
  2016年10月,巨人网络披露收购草案,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Alpha 100%股权,作价305.04亿元,用于现金支付的50亿元全部来自募集配套资金,标的资产的增值率为1531.01%。
  一周后,公司收到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直指增值率、商誉、业绩承诺、标的公司原实际控制人、标的公司的法律纠纷等问题。
  此后,来回不断走了快2年流程,进入上会程序之后,证监会2018年8月决定对巨人网络的重大资产重组暂停审核,2个月后最终决定对其终止审查。
  2018年底,公司补充业绩承诺及补偿安排等内容后,再度重启资产重组。其间,公司多次补充重组材料,并最终在2019年7月份形成新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
  巨人网络以现金形式收购泛海投资、弘毅投资等机构持有Playtika42.30%的股权,标的资产作价405-425亿元;上述公司退出,史玉柱和上市公司共同持有标的公司大部分股权。
  7月底,深交所再度下发重组问询函,关注标的公司控制权、同业竞争、关联交易、资金安排等问题。
  不过,直至公司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筹划,该问询函也未回复。
  巨人网络对外表示,终止的原因是“标的公司或其子公司拟寻求海外上市,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
  但更现实的原因也摆在眼前,上述重大资产重组需要公司支付最少110亿元的现金,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35.42亿元。
  巨人网络亟待重振
  巨人网络主动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背后,有审核的原因,有资金的难处,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公司业绩疲软,亟待重振。
  2016年借壳上市后,公司有过短暂的辉煌,2016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338.15%,2017年营收净利增长率均超过20%。但是,2018年上半年开始,公司业绩疲态尽显。
  游戏板块,公司仍然在吃十几年前《征途》的老本,端游业务收入下滑;手游业务,受2018年版号政策调整,无法推新,收入增长陷入停滞;2018年游戏板块营业收入增长仅2.32%。
  借壳上市之后,巨人网络的定位是“综合性互联网企业”:以互联网游戏为主业,布局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等其他领域。
  2017年,巨人网络以5.19亿元受让旺金金融30.53%股权,并增资3亿元,最终通过协议控制该公司51%的投票权。
  旺金金融旗下的投哪网是互金车抵贷领域的“双寡头”之一。旺金金融创始人的业绩承诺为,2017年-2018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亿元、4.5亿元。
  后来,因预计无法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末,旺金金融被突击转让,交易对价4.19亿元。
  巨人网络近日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9.46亿元,同比下降32.43%,归属净利润7.18亿元,同比下降27.73%。
  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同时,巨人网络决定“把钱花在刀刃上”。
  游戏板块,除了正常的新品研发、库存产品上线外,公司还加强推动经典产品的IP运营。
  经典IP“征途”改编的动作冒险电影《征途》,由巨人网络、淘票票、中国电影(13.560, -0.01, -0.07%)(600977.SH)等公司投资,定档11月22日。征途粉丝们欠史玉柱的电影票,这次可以还上了。
  同时,公司仍然坚持其“综合性互联网公司”的定位,加大对互联网业务的投入。
  9月底,巨人网络斥资11.28亿元,对公司参股子公司巨堃网络进行增资。巨堃网络由公司控股股东巨人投资、巨人网络、公司全资子公司巨道网络分别持股54.89%、44.91%、0.20%。此次同比例增资,股权结构不变。
  巨堃网络主要用来投资互联网产业,专注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及大数据等领域。目前巨堃网络旗下主要资产为蚂蚁金服0.0899%的股份。
  增资的同时,巨人投资授予巨人网络及其下属企业不可撤销的优先收购权,公司有权根据需要将巨堃网络的相关资产及业务纳入上市公司。
  除了重振游戏和互联网业务,巨人网络还调用更多“子弹”用于回购。
  最近1年时间,公司斥资14.68亿元,以17.10元/股-19.88元/股的价格,回购了8017.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96%。
  11月2日,公司又推出了一个10-20亿元的回购计划,准备提交股东大会审核。
  即便如此,巨人网络的市值仍然较最高点的1700亿元,跌去四分之三。
..
巨人网络终止重组以色列游戏公司
11月4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宣布,因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或其子公司拟寻求境外首次公开发行上市,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决定终止对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重组方案。
巨人网络公告中所说的标的公司指的是Alpha。2016年7月,巨人网络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拟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作为发起人,与泛海投资、上海瓴逸等财团共同出资在开曼群岛增资成立持股公司Alpha,并以Alpha作为主体收购凯撒旗下Playtika游戏公司
Playtika旗下核心性经营资产为Playtika。Playtika是成立于2010年的棋牌游戏公司,总部设在以色列,主要运营休闲社交棋牌类游戏
2016年9月,Alpha与凯撒互动娱乐达成购买Playtika100%股权的协议,购买金额为4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5亿元)。
从2016年10月起,这场收购已经两次撤回申请、三度修改方案。今年7月16日,巨人网络并提出新的收购方案:由发行股份变更为现金收购,从收购100%A类普通股变更为收购标的公司Alpha回购交易完成后42.30%股权,合计支付对价总额不超过110.977亿元。
据Playtika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其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99.72亿元、30.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34亿元、7.56亿元。截至2019年3月底,Playtika的净资产为351.64亿元,月活用户数为2700万。
在巨人网络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在第三季度,巨人网络营业收入为6.4亿元,同比减少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亿元,同比减少24.59%。
在公告中,巨人网络称,公司将继续与相关各方友好协商,寻求更适宜的收购方式。
..
巨人网络史玉柱弃购游戏巨头Pl
11月4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暂时终止对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重组方案。巨人网络解释称,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或其子公司拟寻求海外上市,因标的公司体量较大,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经公司董事会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白纸黑字轻飘飘的,可背后是巨人网络的老板史玉柱3年的单相思到头来一场空。
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网络游戏为发展起点,集研发、运营、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互动娱乐企业。
2014年3月10日,巨人网络成立一家手游发行公司出击手游业务,将巨人网络定位为一家综合性互联网企业,拥有互联网游戏&社区工具、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三大核心业务。
企图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正是巨人网络落实上述战略目标的重要布局。从2016年10月至今,这场收购历经曲折,两次撤回申请、三度修改方案,为此,还专门成立了新的持股公司Alpha,这期间,出资人却走马灯似地换来换去,整个过程还出现戏剧性的大佬反目、史玉柱遭遇人身威胁等传闻。
不过,经过梳理,发现其中的逻辑,史玉柱忍痛割爱也罢,弄不好Playtika是只烫手的山芋。
首当其冲的是海外收购潮遭遇政策劝阻。由于当时包括万达、海航等众多中资公司进行海外收购纷纷受到质疑,事实上万达的经历也说明海外盲目扩张的风险系数很高,于是开始大幅收缩海外收购业务。巨人网络的交易方案问世后,随即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证监会也针对该笔交易发出了多次问询。这是监管部门对巨人网络的关心。这不由得让巨人网络犹豫起来,举棋不定。
其次是花44.1亿美元(约合305亿元人民币)买下凯撒互动娱乐旗下Playtika100%股权,到底值不值。2015年初,美国财团凯撒集团申请破产。史玉柱趁机盯上了该财团旗下的一块资产——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想为实施巨人网络三大战略目标搞一个生态闭环。Playtika是一家拥有核心技术的游戏改造公司,由Robert Antokol (Playtika CEO)和Uri Shahak联合创建于2010年,全球员工超过1300人,主打产品是棋牌社交类手游,类似海外版的QQ棋牌社交游戏平台。可是收购容易整合难,把一个来自异域的社交平台揽入怀中,日后东西方两种文化的碰撞将成为巨人网络的一大难题。巨人网络弄不好捡来的不是下蛋的母鸡,而是烫手的山芋。
再次是数十亿美元从哪里来。根据相关公告,该笔并购中境外主体增资款90%的资金来自各类借款,且期限多为一年,借贷周期较短,如果并购推进遭遇不测,数十亿美元的巨额借款被沉淀,背负不菲的利息,严重加大公司的负债压力。而实际上,巨人网络筹措并购资金也是在搞“拉郎配”,怂恿一些公司入股。如此背景下,市场开始出现本次并购各投资人之间产生了分歧的传言。
上述因素看似巨人网络放弃收购Playtika的无奈之举。
然而,坏事在一定条件可转化为好事。至少史玉柱放弃一波三折的并购Playtika计划,可以集中精力做好现有业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多元化经营也不是一蹴而就,分步实施,一步一个脚印,未尝不是良策。
最为关键的是,史玉柱要汲取当年在珠海盖楼的教训。杨志卖刀,一钱逼倒英雄汉。当年为了逞强,史玉柱把珠海的巨人大厦加高再加高,结果弄得资金链断裂,背上巨额债务不得不亡命天涯,四处躲藏。这个日子记忆犹新,所以他格外小心谨慎。这一次并购Playtika受挫,及时收手,也算是史玉柱识时务的一种明智,尽管这明智多少是被迫的,毕竟能趋利避害。
..
史玉柱忙活三年一场空:终
  史玉柱忙活3年的重大资产重组,最终还是主动终止了。
  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上市后不久,巨人网络就谋划收购海外棋牌游戏巨头Playtika,从披露草案到交易所问询、补充材料、反馈、二次反馈、调整方案,临“上会”前被终止审查。
  2019年7月,巨人网络卷土重来,拟出资百亿以上现金收购Playtika42.30%的股权,交易后由史玉柱旗下公司和上市公司共同控制。不过,这一方案因关联交易、同业竞争等问题再度被交易所问询。
  最终,公司于11月4日发布公告,主动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筹划。
  在游戏业务陷入增长瓶颈,互联网投资陷入僵局,公司被互金业务拖累不得不突击亏本转让的背景下,什么都没有上市公司的安全重要。实际上,终止重组的同时,公司也祭出了重振业务的组合拳。
  上市公司可能相对安全了,但是,斥资百亿参与买方团的史玉柱,能扛住资金压力吗?如不能注入上市公司,买方团拥有的Playtika资产,又该何去何从?
  收购Playtika再起波澜
  11月4日早间,巨人网络(002558.SZ)发布公告,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对Playtika的3年拉锯收购,再度折戟。
  游戏公司Playtika总部位于以色列,擅长将大数据分析及人工智能技术运用于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目前主要业务分布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
  该公司专注于棋牌类游戏,拳头产品《Slotomania》2010年上线,主要在北美和欧洲运营,长期稳居美国App Store棋牌类游戏畅销排行榜前五位。
  Alpha是为收购Playtika而成立的持股平台。2017年和2018年,Alpha营业收入分别为77.80亿元、99.72亿元,归属净利润18.90亿元、24.15亿元;2019年一季度,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0.23亿元、7.50亿元。
  此前披露的交易预案显示,若交易在2018年之后完成,标的资产的业绩承诺为:2018年-2021年净利润23.70亿元、25.11亿元、26.58亿元、27.66亿元。
  2016年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上市后,立马就开始着手对Playtika的收购。当年7月13日,公司披露《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拟参与一项国外游戏公司股权出售的竞标。
  按照史玉柱的计划,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分两步:第一步,史玉柱联合泛海投资、弘毅投资等机构组成买方团,拿下Playtika;第二步,将Playtika注入上市公司,以股票和现金的形式来支付。
  如果顺利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巨人网络将跻身A股游戏板块第一梯队。
  以史玉柱的影响力,以及游戏资产彼时的火爆,第一步很容易就实现了,买方团收购价格305亿元;但是,第二步,历时3年,几经转折,最终还是失败。
  2016年10月,巨人网络披露收购草案,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Alpha 100%股权,作价305.04亿元,用于现金支付的50亿元全部来自募集配套资金,标的资产的增值率为1531.01%。
  一周后,公司收到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直指增值率、商誉、业绩承诺、标的公司原实际控制人、标的公司的法律纠纷等问题。
  此后,来回不断走了快2年流程,进入上会程序之后,证监会2018年8月决定对巨人网络的重大资产重组暂停审核,2个月后最终决定对其终止审查。
  2018年底,公司补充业绩承诺及补偿安排等内容后,再度重启资产重组。其间,公司多次补充重组材料,并最终在2019年7月份形成新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
  巨人网络以现金形式收购泛海投资、弘毅投资等机构持有Playtika42.30%的股权,标的资产作价405-425亿元;上述公司退出,史玉柱和上市公司共同持有标的公司大部分股权。
  7月底,深交所再度下发重组问询函,关注标的公司控制权、同业竞争、关联交易、资金安排等问题。
  不过,直至公司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筹划,该问询函也未回复。
  巨人网络对外表示,终止的原因是“标的公司或其子公司拟寻求海外上市,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
  但更现实的原因也摆在眼前,上述重大资产重组需要公司支付最少110亿元的现金,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35.42亿元。
  巨人网络亟待重振
  巨人网络主动终止重大资产重组背后,有审核的原因,有资金的难处,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公司业绩疲软,亟待重振。
  2016年借壳上市后,公司有过短暂的辉煌,2016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338.15%,2017年营收净利增长率均超过20%。但是,2018年上半年开始,公司业绩疲态尽显。
  游戏板块,公司仍然在吃十几年前《征途》的老本,端游业务收入下滑;手游业务,受2018年版号政策调整,无法推新,收入增长陷入停滞;2018年游戏板块营业收入增长仅2.32%。
  借壳上市之后,巨人网络的定位是“综合性互联网企业”:以互联网游戏为主业,布局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等其他领域。
  2017年,巨人网络以5.19亿元受让旺金金融30.53%股权,并增资3亿元,最终通过协议控制该公司51%的投票权。
  旺金金融旗下的投哪网是互金车抵贷领域的“双寡头”之一。旺金金融创始人的业绩承诺为,2017年-2018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亿元、4.5亿元。
  后来,因预计无法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末,旺金金融被突击转让,交易对价4.19亿元。
  巨人网络近日披露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9.46亿元,同比下降32.43%,归属净利润7.18亿元,同比下降27.73%。
  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同时,巨人网络决定“把钱花在刀刃上”。
  游戏板块,除了正常的新品研发、库存产品上线外,公司还加强推动经典产品的IP运营。
  经典IP“征途”改编的动作冒险电影《征途》,由巨人网络、淘票票、中国电影(13.560, -0.01, -0.07%)(600977.SH)等公司投资,定档11月22日。征途粉丝们欠史玉柱的电影票,这次可以还上了。
  同时,公司仍然坚持其“综合性互联网公司”的定位,加大对互联网业务的投入。
  9月底,巨人网络斥资11.28亿元,对公司参股子公司巨堃网络进行增资。巨堃网络由公司控股股东巨人投资、巨人网络、公司全资子公司巨道网络分别持股54.89%、44.91%、0.20%。此次同比例增资,股权结构不变。
  巨堃网络主要用来投资互联网产业,专注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及大数据等领域。目前巨堃网络旗下主要资产为蚂蚁金服0.0899%的股份。
  增资的同时,巨人投资授予巨人网络及其下属企业不可撤销的优先收购权,公司有权根据需要将巨堃网络的相关资产及业务纳入上市公司。
  除了重振游戏和互联网业务,巨人网络还调用更多“子弹”用于回购。
  最近1年时间,公司斥资14.68亿元,以17.10元/股-19.88元/股的价格,回购了8017.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96%。
  11月2日,公司又推出了一个10-20亿元的回购计划,准备提交股东大会审核。
  即便如此,巨人网络的市值仍然较最高点的1700亿元,跌去四分之三。
..
巨人网络终止重组以色列
11月4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宣布,因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或其子公司拟寻求境外首次公开发行上市,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决定终止对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重组方案。
巨人网络公告中所说的标的公司指的是Alpha。2016年7月,巨人网络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拟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作为发起人,与泛海投资、上海瓴逸等财团共同出资在开曼群岛增资成立持股公司Alpha,并以Alpha作为主体收购凯撒旗下Playtika游戏公司
Playtika旗下核心性经营资产为Playtika。Playtika是成立于2010年的棋牌游戏公司,总部设在以色列,主要运营休闲社交棋牌类游戏
2016年9月,Alpha与凯撒互动娱乐达成购买Playtika100%股权的协议,购买金额为44.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5亿元)。
从2016年10月起,这场收购已经两次撤回申请、三度修改方案。今年7月16日,巨人网络并提出新的收购方案:由发行股份变更为现金收购,从收购100%A类普通股变更为收购标的公司Alpha回购交易完成后42.30%股权,合计支付对价总额不超过110.977亿元。
据Playtika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其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99.72亿元、30.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34亿元、7.56亿元。截至2019年3月底,Playtika的净资产为351.64亿元,月活用户数为2700万。
在巨人网络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在第三季度,巨人网络营业收入为6.4亿元,同比减少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亿元,同比减少24.59%。
在公告中,巨人网络称,公司将继续与相关各方友好协商,寻求更适宜的收购方式。
..
巨人网络史玉柱弃购游戏
11月4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暂时终止对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的重组方案。巨人网络解释称,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或其子公司拟寻求海外上市,因标的公司体量较大,为避免触发涉及分拆上市的相关限制性规定,经公司董事会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白纸黑字轻飘飘的,可背后是巨人网络的老板史玉柱3年的单相思到头来一场空。
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网络游戏为发展起点,集研发、运营、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互动娱乐企业。
2014年3月10日,巨人网络成立一家手游发行公司出击手游业务,将巨人网络定位为一家综合性互联网企业,拥有互联网游戏&社区工具、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三大核心业务。
企图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正是巨人网络落实上述战略目标的重要布局。从2016年10月至今,这场收购历经曲折,两次撤回申请、三度修改方案,为此,还专门成立了新的持股公司Alpha,这期间,出资人却走马灯似地换来换去,整个过程还出现戏剧性的大佬反目、史玉柱遭遇人身威胁等传闻。
不过,经过梳理,发现其中的逻辑,史玉柱忍痛割爱也罢,弄不好Playtika是只烫手的山芋。
首当其冲的是海外收购潮遭遇政策劝阻。由于当时包括万达、海航等众多中资公司进行海外收购纷纷受到质疑,事实上万达的经历也说明海外盲目扩张的风险系数很高,于是开始大幅收缩海外收购业务。巨人网络的交易方案问世后,随即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证监会也针对该笔交易发出了多次问询。这是监管部门对巨人网络的关心。这不由得让巨人网络犹豫起来,举棋不定。
其次是花44.1亿美元(约合305亿元人民币)买下凯撒互动娱乐旗下Playtika100%股权,到底值不值。2015年初,美国财团凯撒集团申请破产。史玉柱趁机盯上了该财团旗下的一块资产——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想为实施巨人网络三大战略目标搞一个生态闭环。Playtika是一家拥有核心技术的游戏改造公司,由Robert Antokol (Playtika CEO)和Uri Shahak联合创建于2010年,全球员工超过1300人,主打产品是棋牌社交类手游,类似海外版的QQ棋牌社交游戏平台。可是收购容易整合难,把一个来自异域的社交平台揽入怀中,日后东西方两种文化的碰撞将成为巨人网络的一大难题。巨人网络弄不好捡来的不是下蛋的母鸡,而是烫手的山芋。
再次是数十亿美元从哪里来。根据相关公告,该笔并购中境外主体增资款90%的资金来自各类借款,且期限多为一年,借贷周期较短,如果并购推进遭遇不测,数十亿美元的巨额借款被沉淀,背负不菲的利息,严重加大公司的负债压力。而实际上,巨人网络筹措并购资金也是在搞“拉郎配”,怂恿一些公司入股。如此背景下,市场开始出现本次并购各投资人之间产生了分歧的传言。
上述因素看似巨人网络放弃收购Playtika的无奈之举。
然而,坏事在一定条件可转化为好事。至少史玉柱放弃一波三折的并购Playtika计划,可以集中精力做好现有业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多元化经营也不是一蹴而就,分步实施,一步一个脚印,未尝不是良策。
最为关键的是,史玉柱要汲取当年在珠海盖楼的教训。杨志卖刀,一钱逼倒英雄汉。当年为了逞强,史玉柱把珠海的巨人大厦加高再加高,结果弄得资金链断裂,背上巨额债务不得不亡命天涯,四处躲藏。这个日子记忆犹新,所以他格外小心谨慎。这一次并购Playtika受挫,及时收手,也算是史玉柱识时务的一种明智,尽管这明智多少是被迫的,毕竟能趋利避害。
..
如何正确选择棋牌游戏开
棋牌一直都是中国的国民游戏,位置居高不下。棋牌市场的壮大也诞生了很多新的职业或者市场,很多投资商会把目光投向棋牌行业,那么开发棋牌游戏,应该如何正确选择棋牌游戏开发公司呢?
若是定制开发棋牌软件,注意去公司考察一下研发人员的数量,开发公司给你的排期,还有开发公司的一些成功案例,这些成功案例一定要实实在在能看到玩家在玩的。
很多开发商不是很愿意做重新的定制开发,为什么呢?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因为,重新定制开发一款游戏,耗费的人力、时间都是巨大的,从前期策划、设计到后期写程序、测试,都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精力的,但是定制开发的软件,一般在前期,开发商是不能卖给别人的,所以,很多开发商愿意根据市场的行情变化,自己去做一些热门或者将会热门的游戏软件,然后出售成品,这样,成品能重复出售。只需要稍微改动,工程量不大,收入就会增加,从利润上讲,就要大得多了,这个很容易理解。
很多需要做棋牌游戏的用户,会选择买成品软件,这并不是因为开发商不愿意接,定制开发需要时间,那么价格就会要比成品贵出来很多,可能买10个游戏的钱,还不够你定制一款的,再加上时间那么长,很多客户自然也愿意选择成品,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所以我们在开发商的选择上,首先得考察公司是否正规合法,有没有相关资质,其次要看公司是否有专业的开发团队可以支撑一款游戏的策划到开发,最后得看下公司是否有正常运营的成功案例。做好以上几点才能在开发中占据主导地位。

关注闲玩公众号,获取棋牌游戏行业最新资讯
 
..
如何选择棋牌游戏开发公
市场上的棋牌类开发公司可所谓鱼龙混杂,让想要做棋牌游戏的朋友挑花了眼,不知该如何选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陷入误区当中,但是棋牌游戏开发套路深,一不小心就会掉入坑中。
一,无自主开发能力
首先看到的是棋牌游戏开发商会在官网上虚假宣传,故意夸大公司规模以及造假成功案例,实则是小规模公司且没有成功案例,产品大多使用的是市面上公开的源码对其二次开发,一旦游戏奔溃并不能及时维护,有些还不能接受开发定制,产品价格压低进行诱惑创业者购买,导致上当受骗。
二,源码二次开发一锤子买卖
游戏开发公司的都知道,源码乃是开发公司的命脉,非特殊情况下并不会直接出售源码做一锤子买卖,这样就会卖一款少一款。假如这个公司可以出售给你,同样的也可以出售给其它公司,这样就会很轻易让合作者失去对你的信任也会将源码泄露出去。一旦被不法分子极易造成木马,外挂生成,游戏会奔溃。
三,无成功开发案例
市面上棋牌开发公司宣称自己公司研发的产品却不能产品功能改动,且也不支持多款游戏添加,更不能游戏定制,甚至连开发人员对自己的产品操作流程并不熟悉。
进入棋牌游戏大市场,每个人都想分得一杯羹,但是只有仔细辨别,多方交流,寻得一个靠谱的棋牌游戏开发公司才会让你如虎添翼,轻松获得成功,站牢自己的领地,最终达到赚钱的目的。

关注闲玩公众号,获取棋牌游戏行业最新资讯